保定曲阳猥亵女童当事人试图私了 家长求社会关注

核心提示: 学校校长黄某花,河北省保定市曲阳县产德乡大川村人士,女,五十岁左右,从来不对学生负责任,任由学生们自己在教室看书,她就在门口坐着,眯着眼,靠着墙

  

保定曲阳猥亵女童当事人试图私了 家长求社会关注

 

  河北省保定市曲阳县产德乡小川村,国办小学只有学前班,一年级,二年级三个班,学校校长黄某花,河北省保定市曲阳县产德乡大川村人士,女,五十岁左右,从来不对学生负责任,任由学生们自己在教室看书,她就在门口坐着,眯着眼,靠着墙,家长去接孩子放学总是看到这一现象。

  家长们曾多次去曲阳县教育局反映,一直没有结果,黄某花还曾对家长们说:“”我有人,谁也动不了我,你们再告我,你们的孩子就别来上学了,再来上学,我就不收。“

  小川村属于半山区,孩子上学很不方便,家长们无奈。但是2016年12月26号发生的事情让人无法接受,黄某花校长经常以各种理由自己身体不好,因故安排自己的老公刘某增去学校代课,老师人面兽心,竟然以代课的名义猥亵学校女童。学校有两名老师,一名女老师没有最后一节课,总是提前离开学校,这样,学校只剩下这名代课的男人和一群懵懂童真的孩子们。此时也是孩子们梦魇的开始,刘某增是大川村人士的,名叫,五十岁左右。

  有一女孩不愿去学校,说老师让我们脱裤子,用手摸我们的下体,摸得下体红肿疼痛,不敢去学校。孩子母亲告诉孩子的父亲,父亲认为不可能,没有理会。母亲觉得不放心,多方打听,发现其他女孩有同样的情况,不敢告诉家长,说老师会剁掉告诉家长学生的双手。

  

保定曲阳猥亵女童当事人试图私了 家长求社会关注

 

  因为越来越多的学生只言片语的流露出这方面的担忧,恐惧,家长才重视。此时家长细问才知道这样的事情已经发生在十几个女孩身上。最小到幼儿园五岁的小女孩,也没逃过他的伤害。

  家长忍不住愤怒到公安局报案,公安局已经接手调查,12月26日将此代课的老师带到公安局,所有的家长陪孩子去公安局做了笔录。校长黄某花为了保全自己和刘某增,现在挨家挨户给送钱,让大家不要把事情放大。

  12月28日,所有的家长忍不住愤怒,要为孩子讨回公道,所有人去了曲阳教育局,要求对黄某花,刘某增进行处罚,可是有人却说不要曝光此事,愿意出钱赔偿孩子们。

  

保定曲阳猥亵女童当事人试图私了 家长求社会关注

 

  家长们更加愤怒了,难道没有公道了吗?我们再穷,我们也一分钱不要,只要求重判那个畜生,我们的孩子,从出生到长大,就差含在嘴里,生怕受到伤害,真的无法想象一个五十多岁的畜生对五六岁,七八岁的小女孩们下手,孩子们说有时候让她们脱了裤子,躺在课桌上不许动,那个畜生对孩子进行猥琐,此时孩子们该是多么的恐惧啊?心里受到了多大的伤害?懵懂的孩子们面对这个禽兽的时候是多么的无助,多么的痛苦?不敢想象那种场景,作为一个孩子的母亲,想到这些,我就想杀了他,我宁愿杀了他我承担一切的法律责任我也要为孩子们讨回公道!引起社会关注!求求大家了!

  以上为群众消息,据我国宪法,公民享有言论自由权。而据《治安管理条例》和《刑法》,刘某增行为均已构成“猥亵”。

  事件调查和处理结果请以有关机关最终发布为主。

编辑:保定网

资讯标签: 曲阳 保定 女童
精彩推荐

热度排行

公共信息安
全网络监察

可信网站
身份验证

不良信息
举报中心

中国文明网
传播文明